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NF阿拉德游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9527DNF 安全无毒,纯净仿官,怀旧复古,老版本,公益服,特色养老 开始游戏 泰拉70版本 开启在线泡点,深渊爆率高,刷到你手软! 开始游戏
好玩的70版本 上线送直升60礼包,泡点加倍,爽快体验! 开始游戏 ➤今日新开➤ ۞6070DNF公益服体系,无抽奖,在线送点券! 开始游戏
公益良心服 复古的阿拉德大陆,经典怀旧列车马上发车! 开始游戏 40怒气/天,充值指定金额,最高赠送35%! 自助购买
40怒气/天,充值指定金额,最高赠送35%! 自助购买 时光DNF70 70版本,怀旧复古,长久养老服,耐玩无抽奖 开始游戏
40怒气/天,充值指定金额,最高赠送35%! 自助购买 95-DNF 人少福利高尽量送,一切可爆,长久耐玩 开始游戏
95中变良心服 挂机送抽奖,成品可爆,长久开服,一切看脸 开始游戏 【新70版本】 免费畅玩:宠物、装备、时装史上最全,最轻松! 开始游戏
40怒气/天,充值指定金额,最高赠送35%! 自助购买 40怒气/天,充值指定金额,最高赠送35%! 自助购买
搬砖勇士DNF 80版本:起步轻松,装备好爆!【今日20点开服】 开始游戏 最好玩的DNF 节奏慢,无抽奖,商城便宜,泡点慢慢玩! 开始游戏
【PK服】 DNF70级版本PK服:游戏兼顾PVE/PVP,更耐玩! 开始游戏 【70版本】 国服原版,复古怀旧,3月25日开服! 开始游戏
40怒气/天,充值指定金额,最高赠送35%! 自助购买 VP飞飞加速器 海外华人顶尖技术团队持续稳定运营:多端畅游 开始游戏
要发广告联盟 私服推广怎么做?广告联盟帮你忙!按效果付费! 开始游戏 游戏官网制作 网站建设:功能定制,网站开发!【★★★★★】 开始游戏
510发卡平台 结算快,费率低,支持微信、支付宝、花呗、云闪付 开始游戏 短视频服务 短视频制作剪辑淘宝产品摄影服务:抖音、快手等... 开始游戏
▲高防服务器 400G高防云服务器599元/月,50G高防258元/月 开始游戏 百度优化排名 SEO关键词排名优化系统,解放双手上百度首页! 开始游戏
★腾讯云★ 1核2G 99/年,2核4G 488/年,最高送5888优惠券! 开始游戏 SF开服一条龙 DNF开服一条龙100元起:价格低,品质高,讲信誉! 开始游戏
★阿里云★ 1H2G1M 75/年,2H4G5M 249/1年,新年送礼包! 开始游戏 网页游戏排行榜 找好玩的网页游戏就上千百度2020热门页游排行榜! 开始游戏
宝塔管理面板 BT面板:一键部署服务器环境,送你3188礼包! 开始游戏 ★DNF找服网 DOFSF发布网:版本不好玩,GM工具就免费送!!! 开始游戏
搜索
查看: 1622|回复: 12

dnf冰爆 自我意識流‖背景大轉移前‖注意自我避雷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3 天

[LV.3]阿拉德菜鸟

1141

主题

1385

帖子

5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47926
怒气
544625
声望
293
战力
1145

活跃会员灌水之王游戏爱好者阿拉德最佳作者阿拉德勇士战斗法师DOF玩家佛系DNF玩家

发表于 2018-5-12 15: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开新页
QVZzMnVSRW44dHl6bmZLUVJhTmxwQXRIT2VaMWthMmU5NmtXZnFZWXZ3OSsxeFZaME1lVkdBPT0.png

作者:躺着数羊的二漪关注
【冰爆】光
很久以前的東西了,丟上來留個檔
cp:dnf冰爆
自我意識流‖背景大轉移前‖注意自我避雷


「以光之名起誓,即便末路为黑暗,也绝不消散」
     天色阴沉起来了。
     等到街角上那个异常年轻的魔法师反映过来的时候,西海岸少见的雨水已如透明的丝线般串联起了天地,在一层暗色的光芒中若隐若现的存在着。
     一辆破旧的马车飞驰而过,溅起的水花惊得路边湿漉漉的流浪犬猛吠两声,随后便慌张的消失在巷口,留下远去的车轮轱辘声和不肯断绝的雨声,那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像是一张网,连同阴冷的空气一同将人包裹。
     终于,名叫Elemental Bomber的、年轻的魔法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将呆滞的视线从不止的雨幕中收回。他口中念念有词,摊开的手心里一小团火苗窜出,但只是一瞬间——短到他的嘴角还没来得及扬起。周围的火元素像是应和他一般,地面也燃气高高的火焰,在雨中毫无畏惧的跃动着,惊得失手的少年不禁后退一步。
     该死的。Elemental Bomber有些恼火的盯着自己的手,这是第多少次了。他承认自己的确是个不太会控制力量的人,毕竟魔力暴走对于元素爆破师们再正常不过,可是他可爱的元素们至少该学会什么叫做团结统一,比如火元素和光元素就该平衡平衡!
     “你还是老样子。”
     温度略微下降的空气传递着平淡无起伏的声音。Elemental带着相当的恼意,回头便看见一头白发白的晃眼的人和一把黑漆漆的伞,以及一团又一团从他嘴边呼出的雾氣。
     “有空嘲讽我的话不如救个场?”面色难堪的年轻法师皱着眉,“你也不希望看到火灾现场吧,Glacial Master先生。”
     被呼喊了名字的,和他有着同样年少外表的魔法师沉默的瞥了他一眼,藏在袍子下的左手微微一动,那株鲜艳的比玫瑰更鲜艳的火焰竟缓缓的覆上了一层冰制的罩子,尽管火舌嚣张舔舐,寒冰也依旧没有任何融化的迹象。
     “就像你所说的一样,你控制不好你的元素。”
     面无表情的冰结师缓缓的吐露出这一事实。
     “是是是,我知道。”
     轻呼一口气,像是放松下来的少年点着头。
     “不然我没必要找你出来——在这样的鬼天气下你还是来了。”
     “我不会违约。”
     Glacial Master这样回答道,将伞覆上对方的头顶。
     “走吧。”
     黑色的浪潮翻滚着。
     没有生起风暴,但大约是天空黯淡的令人生厌,已经听不见以往船夫们豪迈的喊话声。紧紧系在码头的帆船随着海浪起伏,摇摇晃晃的一如喝醉了酒的水手。
     与黑潮相对应的,是耸立在海水中白色的通天的巨塔。在漫长的时光中,已经没有人再记得它究竟是何时拔地而起,也鲜有人记得它最初的模样,只有光阴留下的刻痕无声的证明着,那位曾经在历史上画上浓厚一笔的君王有过何其辉煌的过去,和何其强大的力量。在往后的未来里始终存在于各式的记录或歌谣里,不肯泯灭于时间的轮转之中。
     “真害怕它不知哪天就塌掉了。”
     Elemental伸手抚摸粗糙的城壁,带着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着。
     “听说天空之城连接着天界,而天界曾和魔界相连。”
     “你在想什么,回魔界么。”
     半只脚已经踏上了入口阶梯的少年回头冷然的看了他一眼,血红色的双眸中倒映出的是空无一物的虚无。
     “怎么可能,我还没有发疯。”
     Elemental以不屑的嗤笑作为回应。左胸口却泛起的波澜,像是一并在嘲笑他。他可是记得的,那个世界的黑暗比最浓厚的暗元素更为黑暗,连一点光芒都无法停留许久,迟早都会消失殆尽。
     “那可不一定——你想去找光之城主不是么,以你现在的状况。”
     无论是嘲讽还是玩笑,Glacial Master从来都学不会露出与之相关的表情,每一个字都是一个斩钉截铁的定论,坚硬无比,一如他的脸庞和魔法,死死的钉在心里。
     Elemental有些恼火的囔了一句“闭嘴”,头也不偏的擦着Glacial黑色的、略显厚重的斗篷踏上天空之城色彩光亮的楼梯,周身的元素跳跃着,像是个性顽劣的孩子。被甩在身后的冰结师愣了愣,似乎是无可奈何的呼出一口白汽,沉默的迈出了步伐。
     漫长的旋转向上的阶梯不断的延伸着,那些雕花精致的罗马柱边一个接一个的透出压的密不透风的云层。Glacial Master望着那遮天的雨幕,它沉重而又迅速,痛恨这个世界一般狠狠砸下,不过是碎片,却在无声无息中也许已经改变了什么。
     “真少见。”
     Elemental停下脚步,缓缓的转身,顺着Glacial的目光喃喃的开口。
     “西海岸的雨,从来都没有这么疯狂过。”
     他用手比划着,像是打算借此把自己的修辞表现得更淋漓尽致。Glacial轻垂下眼睑,那对红宝石般璀璨的眼中折射出深厚的积云,很快又消失不见,化为年少的,情绪鲜明的一张脸庞。
     “该走了。”
     雨水飞溅进来,沾湿墙壁的角落,一小团阴影在白色上缓慢扩张。Elemental伸手擦了擦一边的脸颊。那凉意随着皮肤延伸而下,进入了更深处的地方。
     他不禁打了个寒战。
     “拜托……”
     少年苦笑着挥出了双臂,一层带着暖光的元素将他围绕。
     “你总是这么扫兴。”
     “我可不是来陪你到这里赏雨的。”
     冰结师皱着眉这样回答,视线却在面前的人和一旁的雨幕间飘忽不定。
     天空在变化着。
     那些东西密集而又迅速,像是坠落的蜂鸟,从高处以及某个角落飞快刷过。它们是如此具有生机,欢呼着摆脱了云的束缚,砸在地面上不知那一瞬是否也会感到疼痛和后悔?
     最终我们仍无从得知。
     “就是这样你才停滞不前。”
     却是如此沉闷。
     Elemental愣了一下,Glacial再几秒过后亦然。

     太过于突然,太过于熟悉。
     与过去,以及那个再也不想回去的地方相关的记忆被雨水打湿,水斑扩大模糊成了一片,风一吹它们由湿嗒嗒的粘在一起重新变得干燥,留下的痕迹却是怎么也抹不掉。
     Elemental沉默,绕过同样沉默着的少年,两人相离的那一刻心中有什么发出了咔嚓的声音,他将眼光撤离到别处。
     Glacial不语,轻阖上眼睑静静感受某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体温从一旁擦过,终究是那一瞬间眉头紧了紧。
     明明想要开口,却像是遵循某个无形的规律一般只是露出虚假的微笑。
     就像是刻意的恶作剧。
     随口而说,目光游散。
     真是坏习惯。
     所以在他身后Elemental以某种他所不知的心情终于企图说些什么而张了张嘴时,他什么也没看见,也正如Glacial一抬头发现身边的人已经不见,才笨拙的说了一句“抱歉。”
     他转身向下奔走而去,窗外一道闪光稍纵即逝,留下黑漆漆的天空。Glacial的背影清晰的消失在下层的楼梯,面部却藏进了阴影里谁也看不清。

     雨声在耳边扩大了。
     世界都在被冲洗着,无论是远处的高山还是眼前的城镇通通笼在一层巨大的抽象画幕里,扭曲而难以辨认。
     毫无规律可言的脚步声在极小的范围里传播着。
     哒,哒……
     雨水溅落在石板上。屋檐下的流浪狗伸出脖子脖子又缩回去,迷似的眼睛黑漆漆的,像是蕴藏着一个小宇宙。
     年轻的魔法师站在街边,现在,他又是一个人了。
     路面早已不是刚来时湿漉漉的状况了,堆积着混浊的雨水以及四处弥漫。也许是哪儿飘来的垃圾堵住了下水道口,漫无目的的走着少年不禁这样无意思考着——却刚好偏头瞥见了想象中的那一幕,Glacial啧了一声转过脸去不再看它,眼神倒正好撞进了一片灰色。
     身侧那座高大的城在天边埋没在阴影里,像是孤独的老人守在曾经他以为荣耀的海边,朝看风卷残云,暮望夕色渐逝。他确实老了不是?Glacial注视着那些脱了皮的白墙,那些腐蚀了的高柱,还有远远看过去的一道浅灰色的海天交接线。黑潮不断的涌着,像是叹息。
     就像是所有的事物都会有崩坏的那天一样,这座城终有一天也会塌陷,在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日子里,谁又能猜到哪里的缝隙无声的正在开裂?即便是所谓的“补救”,神是否又会给予机会让人类重新建立通天的巴别塔?
     一切都无迹可寻。
     Glacial仍是眺望着那座塔。
     雨水从来都奈何不了这位魔法师,它们在接触他的一瞬间就化为了霜花,而心脏早已冻结成冰的少年对此是理所当然的毫无知觉。只是在又一颗雨滴打在额头上时,莫名的想起那堆炽烈的火焰。
     他突然觉得冷风有点讨厌。
     Glacial Master从魔界到阿拉德一直不变的,其一是他从未松懈的冰系魔法,其二则是他从出来打了无数个转也没有看见的某个人的陪伴。
     他们相识多年,从魔界到阿拉德,从打架斗殴到和睦相处,两个人却是改不掉的的顽固不化或者飞言快语。Glacial也好Elemental也好,也许因为还是年少也许因为他们之间的时间还足够彼此磨合,肆意的一次又一次挑衅命运的长线,若是诗寇迪敢落下剪刀,那又是另外的说法了。
     说到底,吵架什么的根本就毫无意义。
     谁都是无心的,不管怎么样都好快点你也快点发现吧。
     “停滞也没关系,我还在。”
     一头白发的少年从来都缺乏表述力。


    刚至阿拉德的时间里,Elemental Bomber总是会做梦。
     天空中出现了裂痕。
     没人知道为什么它会出现,也没人知道它为什么会像蛛网般蔓延开来。这是如此不可能的预兆,但几秒之内那透明得像是玻璃的天幕崩坏,变成碎片,闪烁着光芒坠落至黑浪翻滚的海洋,从此黯淡的沉没。
     海洋的一边,白色的高塔从腰部缓缓撕裂出巨大的缝隙,一切的画面就像是在放大镜下迅速放映,明明不在那里,他却能感受着这清晰的可怕,每一点死亡,都在眼中。
     耳边传来锋利的呼啸,那是风和不知何物的悲鸣。如此尖锐,几乎划破耳膜。
     他下意识的一抹耳侧,手上是冰冷的水迹。

     “当挪亚六百岁,二月十七日那一天,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四十日昼夜降大雨在地上。”
     有人风中在咏唱,声音瑟缩。

     然后巨大的光芒闪过,黑暗中世界的坍塌和崩离。
     多像海拉的盛宴。
     “比起那个更像诸神的黄昏吧。”
     某年某月,一边听完他叙述后的Glacial面无表情的一边随手挥出冰枪把一个驱逐者重新戳成废铜烂铁,话语中显然不抱有同样的见解。
     “首先我对你还了解这些老掉牙的故事感到惊奇。”
     指间玩弄着一团幽幽的火焰,Elemental翻了翻白眼。
     “其次你说点不那么绝望的东西会死吗?”

     对于当时年轻气盛的元素爆破师(现在也),吵架什么的简直是家常便饭,局面发展偶尔动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结果是另一当事人冷哼一声很有杀人越货嫌疑的立马往俩人间扔了一个天空树果实顺便后跳,世界就安静了。
     现在想想,那似乎是最后一次某种意义上的动手。

     “嘭!”
     又一块泛着幽蓝色调的水晶在一记有力的挥击中破碎开来。
     在一侧突然出现的魔法师舒了口气,龙人的攻击从来都不是儿戏,刚才那一瞬间武器几乎擦着他的头发而过,好在瞬移的咒语他早就念的够快够准,在这个已经来过多次的房间里还能够游刃有余的应对。
     “真是麻烦。”
     Elemental的个性从来就没有冷下来的一刻,像是他手中的凝聚的火元素一般不断炽热而不断跃动。喊出“fire road”后他扬了扬手,火焰迫不及待的破土而出将那些相貌奇异的生物抛起舔舐殆尽。
     红色的门扉打开了,Elemental那对与它同色的眼睛默默的注视它。
     稍微……有点不习惯呢。
     因为那个家伙不在?
     这算是什么。
     他抱怨着,念起了元素转换的咒语,光元素逐渐汇集,有点莫名的黯淡。
     Glacial是冰系魔法的集大成者,对于单一元素也许有更好的调教方法。
     找他交流一下也许能解决问题,这本应该是本来目的才对。
     “现在你高兴了。”
     装模作样的对口气发着脾气,好像那些光元素会因为这个而发生改变,实际上就算它们能做什么的话,大概就是冲这个不讲理的mage摆摆嘲讽脸了。

     不过,Elemental从来不介意这些,也绝不会因此而后退。
     试想更早一点的话,又或者时间倒退的话,做出如此改变的他也许也能改变某个结局,但现在,他只想继续走下去。
     世界仍存在于这一刻。
     它不被任何事物所影响,规规矩矩的依照着所划定的轨道不断前进、发展。即便是用最大的声音呼喊它停下,也不过是徒劳,是自大者的妄想罢了。
     世界不属于我们,而我们属于世界。

     真像这些难调控的元素啊。

     他这样想到。

     “不应该强迫使用这些元素,它们并不属于你,只是你需要它们。”
     这名有着少年容颜的魔法师微微一愣,那话像是自己长了翅膀,从他的嘴巴里飞了出来。这该死的当然不是他突然有感而发,鬼知道是几十年前还是百年以前,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那个刚刚还和他发生过不快的冰结师,似乎才是这句不饶人的话的来源。
     这家伙真讨厌啊,就像是光一般。
     年少的脸上浮现出自嘲的笑容。
     如果可以,他是真的很想做回曾经的那个自己,即便已经死去。可惜时间不会倒退,而他,也许还是更喜欢光一点。

     罗马柱间灰色的云缓缓流动着,带着刺骨的雨。或许是带着对这个世界的不满,才选择用这种方式发泄吧。
     凌乱的黑发间隙的中露出像是凝固了的血红,Elemental仰头似乎是在心间叹了一口气,脚步向前。
     “我可不会认输。”

     惨白的光划破天幕。
     雨声滴滴答答的,荡出去又荡回来,在这个偌大的空间内游走着,每一圈似乎都留下肉眼可见的痕迹。
     而当Glacial Master被那道光刺的微眯双眼而抬起头注视天空时,那些水滴已是怜悯般的逐渐不再降下。即便是继续落下,不知寒冷为何物的少年不过仍是继续守在那座老去的城下而已。一切都会遵循常理运转,就像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像是终会驱散乌云的那点光。
     没有轰鸣声响起,又一道白得可怕的光芒从天空之城上方划过。Glacial只是看着,他理所当然的知道那个错误是何时发生的,Elemental早就不是那个会随便放弃的少年了,而他,仍是习惯性的选择了为最差的结果先做准备。

     某些错误,没有任何弥补措施。
     谁都再清楚不过。
     “如果有一天世界崩坏,末路只剩下黑暗,你会选择怎么办?”
     这个问题的回答,亦是如此。
     Elemental的眼前,是耀眼的光芒。
     光之城主塞哈格特,即便主人早已殒命,500年的时光仍不足以让他的光黯淡。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坚持,就算让他守卫这座城的人早已不在。金色的战衣,浑身被耀眼的闪电围绕,一道又一道气势恢宏的攻击,他是巴卡尔创造的不死的魔法生命体,他什么感情都没有,唯独留下的,是忠诚,是对他的帝王和那个时代的唯一的信仰。

     第一次遇见他的Elemental,被他的光芒所震撼,所幸,那时并非一人。
     再次见到他的Elemental,比起之前有了更强的力量,却仍觉得那光芒耀眼无比。一个人,能否应付自如?
     “我和你一样,想要坚持走下去。”
     雷光从手心飞出,魔法效果产生汽浪掀开了少年的额发,露出那张此刻有着坚硬无比的表情的脸庞。
     光元素碰撞,整个房间被刺眼的光芒笼罩。
     ——“应该调教元素而不是强迫使用它们,我一定会还元素们一个自由。四大属性的元素会在我手上绽放出炫丽的光彩。”
     已经十分明确了。

     天色是浓白的。
     刺目的光芒自天空之城的上方纵横而过,映亮了海面,白色高塔的的阴影里,一只海鸟振翅,直冲天幕,发出雨歇后的第一声鸣叫。
     一小片白色的羽毛打着旋漂浮在西海岸的上空,不知道哪里的一小点光打在它的身上,每一根纤织都清晰可见,柔软,微微反着光。

     说不定今天仍会下雨。
     站在街头的年轻魔法师蹲下,缩在他脚边的流浪狗嗅了嗅他的裤脚,黑漆漆的眼睛里仍像藏着一个迷。
     “早上好。”
     一小点光芒跳动在他的指尖,带着孩子气的笑容他没有回头。
     “接下来要去万年雪山了。”

     “啊,我知道。”
     “已经准备好了吧。”

     “废话。”

     一头白发的少年终究是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蹲着的年少魔法师站起身看了看天空,红色的眸子倒映出云朵,像是花色奇特的宝石。
     “如果有一天世界崩坏,末路只剩下黑暗……”
     带着凝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个声音的主人也许依旧缺乏表述力。但是,能传达的吧。
     “那么不要消散就好了,像光一样。”
     西海岸的风吹过来了。
     海面倒映着高大的白塔,晃动着的波痕将它弄碎又粘和。
     雾气中有隐约的暖光,穿透过来留下可见的痕迹,水手的号声响起,惊起停歇在船头的水鸟。
     又是世界的,新的开始。






“今天也是充满希望的一天!”——赛丽亚
【腾讯云】推广者专属福利,新客户无门槛领取总价值高达2860元代金券,每种代金券限量500张,先到先得。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0

帖子

27

积分

初入阿拉德

Rank: 1

积分
27
怒气
8
声望
8
战力
3
QQ
发表于 2018-5-12 15: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般新职业都会牛逼一阵,(复仇者别打我)但总体,基本是风水轮流转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7

帖子

27

积分

初入阿拉德

Rank: 1

积分
27
怒气
3
声望
8
战力
8
QQ
发表于 2018-5-12 15: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好玩的很多,比如开盒子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5

帖子

19

积分

初入阿拉德

Rank: 1

积分
19
怒气
3
声望
6
战力
4

阿拉德勇士

QQ
发表于 2018-5-12 15: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我又玩这个家里有电脑了,才勉强70满级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6

帖子

22

积分

初入阿拉德

Rank: 1

积分
22
怒气
1
声望
9
战力
3

阿拉德勇士

QQ
发表于 2018-5-12 15:5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还用说,当然是看到闪光的那一刻啊!特别是在凑齐自己的第一套史诗的时候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7

帖子

20

积分

初入阿拉德

Rank: 1

积分
20
怒气
9
声望
2
战力
7

阿拉德勇士

QQ
发表于 2018-5-12 15:5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撸深渊前,刷喇叭必提“麻花/老马”保佑,爆粉爆史诗!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8

帖子

20

积分

初入阿拉德

Rank: 1

积分
20
怒气
2
声望
8
战力
2
QQ
发表于 2018-5-12 15:5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个版本都有不同的乐趣,台长也算是一个资深的DNF迷,从上线到现在,一直在脱坑,也一直在入坑。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39

帖子

26

积分

初入阿拉德

Rank: 1

积分
26
怒气
9
声望
6
战力
5

阿拉德勇士

QQ
发表于 2018-5-12 16: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那个时候的网吧到处都是LOL的身影了吧,DNF基本上就都看不到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4

帖子

11

积分

初入阿拉德

Rank: 1

积分
11
怒气
5
声望
1
战力
4

阿拉德勇士

QQ
发表于 2018-5-12 16: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那个时候的网吧到处都是LOL的身影了吧,DNF基本上就都看不到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0

帖子

25

积分

初入阿拉德

Rank: 1

积分
25
怒气
5
声望
5
战力
10

阿拉德勇士

QQ
发表于 2018-5-12 18: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60版本的时候,和好朋友一起组队刷图,也是快乐的不行,感觉特有意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DNF阿拉德游戏论坛 ( 渝ICP备13007431号1

GMT+8, 2020-6-1 21:25 , Processed in 0.151368 second(s), 13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网站地图 Auther by PAnoEAde & 地下城与勇士论坛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