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NF阿拉德游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台服DFO原版 长久稳定,免费畅玩,经典2D横版格斗网游回归啦! 开始游戏 来这里玩吧 深渊爆毕业,上线满级,送天空。点券,年宠。福利好多 开始游戏
阿拉德手游 阿拉德之怒手游,新深渊,新征程!新服等你开荒! 开始游戏 DNF70版本 特色耐玩、经典复古! 开始游戏
皮皮虾特色 【皮皮虾70永恒DNF】打金版本 开始游戏 DNF怀旧服 原来的玩法,不一样的体验!人气高,福利好! 开始游戏
DNF复古新服 原始系统,纯粹体验(刚开一秒) 开始游戏 70新完美 新开服白嫖箱子回收箱子白嫖福利经典耐玩 开始游戏
好玩的地下城 这可能是人比较多的服了,想玩啊?我教你啊! 开始游戏 2022双十一特惠40怒气/天,充值最高赠送50%! 自助购买
2022双十一特惠40怒气/天,充值最高赠送50%! 自助购买 70怀旧 原汁原味,新服刚开一秒,轻松不肝不氪,点击右边一键入群 开始游戏
2022双十一特惠40怒气/天,充值最高赠送50%! 自助购买 2022双十一特惠40怒气/天,充值最高赠送50%! 自助购买
2022双十一特惠40怒气/天,充值最高赠送50%! 自助购买 2022双十一特惠40怒气/天,充值最高赠送50%! 自助购买
★腾讯云活动★ CVM服务器2核4G 184/年,4核8G3 296/年!(限新人) 开始游戏 游戏服务器 大带宽高防服务器,香港免备案VPS主机,注册送10元! 开始游戏
★阿里云活动★ 免费试用 0门槛上云,海外节省计划。 开始游戏 DOGYUN 海外大带宽服务器,经典固定配置,推荐780/年 开始游戏
查看: 587|回复: 0

关于曾经写妹帖的我,用自己作为原型写的,会使我尴尬...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0 天

[LV.3]阿拉德菜鸟

17

主题

22

帖子

168

积分

阿拉德菜鸟

Rank: 2

积分
168
怒气
42
声望
41
战力
22
发表于 2021-3-11 13: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摸鱼摸了这么久,虽然很对不起,但我能怎么办嘛,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啊……
和基友捣鼓了许久的新书,最近都一直在认真码字,因为平日里没什么时间,所以都是在熬夜码字的那种,好基友写框架,由我来填充细节的联合创作。我能保证这本新书的质量绝对够硬,毕竟是两个人的思想碰撞出来的书嘛,而且我有了基友的监督,多半会长期更新。顺带一提,书里面有很多事儿和角色参考了我本人的生活,所以嘛,对我而言还是相当生草的……
这是一篇稍微带有点克系味道的,乍一看是仙帝重生在中世纪的玄幻小说,非纯爽文,全员智商在线(除非他真的是个傻子),刀子……这个刀子有没有我不知道,起码目前还没有,所以还请放心食用。
不废话了,放正文。(戳一下好基友@东宫雨竹
《文明之旅:毁灭是文明的黎明?》
第一章 默然无声
雾霭遍布,毫无声息,凝重的犹如极北之地的深渊之海,死亡的寂静与低到冰点的寒气充斥着咽喉和肺部,使东雨竹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紧接着就是抽骨剥筋的痛苦,啊啊啊啊!仿佛灵魂被抽离,有种从高空坠落的不实感与虚妄。又是这种痛苦,似曾相识的痛苦,能使时间都变得模糊的痛苦……
就在这“剥离感”中,少年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猛然坐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我……居然还会做噩梦啊……”东雨竹坐在草地上,扶着额头摇头一叹。
好一会才平复了砰砰的心跳,正当东雨竹难得起兴致打算起身去找『她』喝茶闲聊天之时,他却发现自己竟处于一条乡间小路旁。
“这里是哪里!”
等等!
『她』又是谁!?
完全想不起来的一个人,是只剩下一个印象的人,那为什么自己还会……
一连串的疑惑萦绕在东雨竹的心头,让他不由得审视起当前的现状。
自己身旁摆放着一捆木柴和一把虽然锈迹斑斑但却仍然很锋利的斧头。
“呵,我居然是出来砍柴的嘛……”东雨竹看了看自己洗得泛黄的白衬衫,自嘲了一番。
自己没苏醒在自己的行宫就已经很离奇了,现在居然还是一副乡野柴翁的打扮,实在是怪。
“我是东雨竹,是……”他随即发现自己的记忆也相当模糊,只依稀记得是『神华』的主宰,是修真界的帝尊,是众仙之首,他们都会尊称自己为……这个也忘了呢,许多的记忆都虚幻不定,完全想不起来了。
不过他现在的另一重身份倒是能清晰的回想起来,他现在叫布莱恩·伊斯特,今年17,再过两个月就满18了。自己是个孤儿,自幼就被伊斯特一家所收养,不过因为伊斯特一家生活窘迫,所以他才不得不出来砍柴换钱,用以补贴家用,这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家里还有弟弟妹妹要养活,自己作为长子必须得担起责任,而作为养子,他也希望以此报答养父母的恩情。
“真是怪哉,我分明是仙帝,却莫名觉得这里才是我真正的归属,多半是记忆模糊导致的吧,就连自己是怎么来这个世界的都不知道,这可和自家客卿们所写的异世界穿越小说不同啊,算了算了……”东雨竹接连摇头叹息,满是惆怅,但丝毫不为自己现在的身份而感到不快,因为他从未有过家人,这也是他最为珍视的作为人的品质之一。
“有趣,有趣~”他抗起木柴,迎着缓缓淡出的夕阳,眼里微微透露出苦涩,挂在嘴角的是温馨的微笑,踏上了期盼已久的,回家的路。
布莱恩哼着当地的小调,用了没多久就到了村子。
玫欧村,妥芬河将村子分割成了东西两岸,但也带来了肥沃的土壤,玫欧村是主以栽种鲜花谋生的村落,村民们大多淳朴善良,是自古就辛劳的实打实的老百姓,不过近几年栽种鲜花的质量逐渐下滑,导致很多村民都放弃种花了。
“嗯哼,那是?”布莱恩微微眯了眯眼,村口处着一位老妇人,她踌躇不定地徘徊在村口,时不时朝着村外巴望,好像在等什么人回来,眼里写满了焦虑。
“小伊斯特,可算是盼着你了,快来帮奶奶看看这信上都写了些什么?”老妇人向着不远处的布莱恩叫唤着,透露出焦急的语气。
“怎么了,玛丽奶奶?”布莱恩面带微笑的回应着,轻快地走了过去,玛丽奶奶就是为数不多的,还在坚持种花的村民,他小时候鲜花行情还算好的时候,玛丽奶奶可总是惦记着村里的孩子们,时不时就用糖,面和油,当然,还有她亲手栽种的鲜花,做她最拿手的鲜花馅饼,分给孩子们吃。
“哎呦,还不是因为我儿子寄回来的信,你奶奶我啊实在是看不懂。天都黑透了,我也不好去教堂里叨扰马奇里大人是不是?”老妇人红彤彤的酒窝笑起来很是和蔼可亲,她也同这淳朴的笑容一样,是个可爱的人儿。
布莱恩接过老妇人那满是褶皱的信,慢声细语地为老妇人解读起来,大意就是说莱纳大哥已经进了圣骑士团,当上了名初级侍从,希望老人不要太过挂念自己,自己每半年都会回来一次,平时也会时不时会寄些银币回来,供弟弟去教堂读书,补贴家用。
大概是因为字迹实在是太过潦草杂乱,所以老妇人才有些着急,以为莱纳大哥出了什么事,实际上布莱恩他也能猜到原因,因为莱纳大哥不识几个字,顶多也就只能读一读《圣典》,所以这封信多半是由他人代笔所写,而且那人的水平也不是很高,赶急赶忙,涂涂改改地才写出了这封信,看来脾气暴躁的莱纳大哥没少催促那人,迫不及待地就想把喜讯告诉给家里人。
布莱恩本想点破这些,但当他看到老妇人用手指反复摩挲着信上的字迹,老眼里满是骄傲与欣慰时,他止住了,随即便是莞尔一笑,搀扶着老妇人,把她送回了家。
“那我先回家了,玛丽奶奶。”
“好好好,也怪奶奶家里实在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吃食,就不留你在咱家吃完饭了,下次莱纳寄钱回来,一定买糖买面给你做鲜花馅饼。”
“唉嘿嘿,玛丽奶奶,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布莱恩有些害羞的笑道。
“小伊斯特这么可爱,怎么会不是小孩子呢,奶奶我虽识不得字,但人还是看得清的!不过确实,小伊斯特你好像是有了些变化,正所谓女大十八变,男孩子其实也是一样的。瞧瞧,咱们的小伊斯特多俊俏呀,要不是个男儿身,我都想让莱纳他把你娶回家哩。”老人打着趣向布莱恩道了别,便步履蹒跚地回了屋。
“唉,有鲜花馅饼吃了呢,不过代价是嫁给莱纳大哥的话……嗯,还是回家吧,对,回自己的家~”
布莱恩前世虽贵为帝尊仙帝,但一向平易近人,且喜好闲游尘世,来往于世俗之间,这天下馐珍也没有他没尝过的,可这不代表平凡人家里简朴的吃食就入不了他的法眼,相反,他都来者不拒,只要是平凡百姓眼中的美味,他就都喜欢。
布莱恩回到了位居妥芬河东岸边上的家,扑面而来的不是他期待已久的路易斯阿姨的奶油炖肉味,而是平平无奇的蔬菜炖豆子,这蔬菜炖豆子已经吃了快一个星期了吧,无论他再怎么喜好一样菜品,连吃一个星期也是会心生厌恶的……
“爸爸妈妈,布莱恩哥哥可算是回来了,我都快饿趴下了呢……”妹妹伊莲看向父母埋怨着哥哥的晚归。
布莱恩对着伊莲呵呵一笑,随即又看向餐桌前的两位大人道:“呵呵,抱歉啦马克尔叔叔,路易斯阿姨,我刚刚帮玛丽奶奶读了封莱纳大哥从城里寄回来的信,花了我不少时间。对了,伊莲,法尔科,玛丽奶奶还说再过不久就会做些鲜花馅饼给你们吃呢。”
“什么!鲜花馅饼,好耶~”一听到有鲜花馅饼吃,妹妹伊莲和最小的法尔科都齐声叫好,似乎忘记了布莱恩晚归的事儿,然后就陷入到了鲜花馅饼的甜美之中,无法自拔。毕竟他们家实在是不算富裕,甜美对家里来说完全就是奢侈品。
“回来就好,先坐下来吃饭吧,你叔叔只能买些黑面包回来,你就将就着吃吧,等以后鲜花行情好了,就给你做阿姨我最拿手的奶油炖肉……”伊斯特夫人虽是对着布莱恩说的,但也是在对全家人说的,好让大家安心吃饭。
“奶油炖肉……鲜花馅饼……”小法尔科嘟嘟囔囔地嘀咕着,一边嘀咕一边啃起了黑面包,就着蔬菜炖豆子吃得津津有味,就和真的吃到了奶油炖肉和鲜花馅饼似的。
显然,路易斯阿姨的“演讲”很有效果。
“法尔科你这个小笨蛋,鲜花馅饼是点心,是不能和奶油炖肉一起吃的!”伊莲妹妹一边炫耀着从教堂里学来的有关吃食的知识,一边给吃得忘乎所以,满脸都是菜叶的小法尔科擦脸,仗着自己比法尔科大7岁,扮起了大人,似乎忘记了刚过完生日的她也才16。
“哈哈,小法尔科好不容易才吃上回炖肉和馅饼,就让他好好吃会儿吧。”伊斯特先生发话了,显然也是在拿小法尔科打趣。
“对了布莱恩,听你先前说的,莱纳是不是进了圣骑士团,在侍奉主啊?”伊斯特太太才刚说出圣骑士团这四个字,所有人包括小法尔科,都放下了手中的面包与汤勺,双手互握,向主祈祷,只有布莱恩不以为意,依然向嘴里递着豆子。
“啊,是啊,莱纳大哥他已经是初级侍从了,要不了几年就有机会成真正的圣骑士了……”布莱恩嘴里嚼着面包和豆子,仿佛谁都无法阻止他吃饭一样。他本人也是这样想的,神嘛,哪有吃饭重要,正所谓民以食为天……
“你呀,还是老样子,对主不够虔诚,这样以后怎么能进圣骑士团呢……”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布莱恩,等他一个回复。
“布莱恩哥哥才不会进圣骑士团呢,他会嫁给我做新娘!”妹妹伊莲打破了沉寂,但也差点把布莱恩给噎死。
“啊这……不是嫁给你哦伊莲,怎么也得是你嫁给我做新娘才对吧……”布莱恩尴尬一笑,回击着自家妹妹的进攻。
“不对哦,布莱恩,确实是你嫁给伊莲才对,到时候我会把你逐出家门,再招你上门嫁给伊莲。”老伊斯特严肃地说着不严肃的事。
“你看,到那时你不过是身无分文的小乞丐,而我们家条件可就好多了,起码还有这栋房子和一些积蓄,自身没有足够的条件就只能勉强当咱家的女婿,所以,努力成为一名侍奉主的圣骑士吧,那样你才能娶走我们心爱的伊莲……”
伊斯特先生最后明显是忍不住笑了吧,一定是这样的……布莱恩暗自吐槽着。
“娶伊莲的事先放一边,她可是我最喜爱的妹妹,哪里舍得娶来当妻子呢。圣骑士我自然是会努力争取的,为了自己也好,为了家人也罢,我总不会连这些都想不通吧……”
确实,老伊斯特在斯德城里的报社当写手,每周可以拿1银,也就是100铜,购买力大概是100块黑面包。伊斯特太太在家做家务,顺便种种鲜花拿到城里去买,每周也有个20铜的收入,再加上伊斯特砍柴每周能有10铜的收入,他们一家每周能拿130铜,这对于普通人家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收入了,但奈何他们一家五口人,要供三个孩子去教堂念书,每周10铜,那就是30铜的巨大开销,剩下的能让他们每隔一个星期吃一回炖肉就已经很不错了。但就算再窘迫,伊斯特先生也没放弃让仨孩子念书,因为他知道,对他们这些贫苦百姓而言,只有念书才能有出路,才能真正意义上的入圣骑士团,为主献身,才能让他的孩子们和他一样也能拿到每周1银的工资。
见叔叔和阿姨还是有些无法消除疑虑,布莱恩只能满口答应道:“那这样吧,我每周多砍10铜的柴,让自己参加马奇里大人的圣骑士专修课,以表决心,怎么样?”
“那敢情好,小布莱恩也真是懂事了啊,不过那10铜就由叔叔我来出吧,每周的学习就已经够你受的了,叔叔还是有点私……嘿嘿。”老伊斯特用手在桌下对着布莱恩比划了个钱的手势,暗示自己还有些私房钱,嘿嘿笑道。
“好啊,马克尔你!”老伊斯特的动作那儿能躲过常年栽花的,眼神毒辣的路易斯呢。
伊斯特一家就在马克尔和路易斯的“欢声笑语”中结束了愉快的晚餐。
饭后,布莱恩帮路易斯收拾完餐具,正坐在客厅里和老伊斯特一起看报。
“布莱恩哥哥?”伊莲突然凑近布莱恩,试探性地喊了声。
“嗯哼?”布莱恩稍显疑惑地回应道。
“原来哥哥的眼睛是暗红色的嘛?我以前一直以为是纯黑的呢……”伊莲起身贴近布莱恩,金色的发丝垂下,她宛若妥芬河水碧蓝的眼眸与布莱恩的瞳孔四目相对,悄然说道。
“嗯哼?”布莱恩一脸懵逼,该不会……伊莲真的喜欢上自己了吧!?(三大错觉之首)
伊莲过了好一会儿才发觉她和哥哥的脸贴得实在是太近了,红着脸连忙撤走,嘟起嘴哝声道:“唉嘿,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感觉今天的哥哥突然有点陌生了呢,具体的……就是眼神不一样了吧……”
“呵呵,伊莲啊,我永远都是最喜欢你的布莱恩哥哥,同时也是最爱这个家的人,这点我可以向主保证。”说罢,布莱恩就做了个连小法尔科看了都会为其拉跨而感到默哀的祷告手势。
“我也是最喜欢布莱恩哥哥了!”伊莲撒娇似的抱了抱布莱恩,随即又冲着法尔克道:“你也是一样的吧,小法尔科?”
“嗯,最喜欢布莱恩大哥了!”法尔科学着先前伊莲的语气咋呼咋呼的叫喊着,也一把抱住了布莱恩和伊莲,三人抱成一团。
“唉嘿嘿,搞得我都快不好意思了呢,原来我这么受欢迎啊,喘……喘不过气了……”布莱恩挠了挠头,笑道。
“行了,都别撒娇了,让布莱恩先去休息吧,明天他就去马奇里大人那儿报道上课,这意味着他除了算数和国语课,还要多上一门教会的圣骑士专修课,到晚才会回来,可不比我上班轻松。”伊斯特先生支走了伊莲与法尔科,便也回屋睡觉去了。
马克尔的爷爷也曾是位贵族,这也是他从小接受过教育的原因,据说老伊斯特所说,他们家族的血液中流淌着天使的血脉,不过到了他们这一代都已经稀薄得和他们家现在的收入成正比了,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唯一可以窥得曾是落魄贵族的资本,就是这栋独栋的双层别墅了,呵呵,这是放在东雨竹那个世界是难以想象的独栋房屋,平凡老百姓只有商贾和贵族才会有两层以上的建筑,先不论建筑风格奇异,这个世界的寻常百姓似乎也能拥有这种房屋,应该是由于房子是石质建筑的缘故吧,远比纯木质的二层建筑好搭建,按照伊斯特先生的说法是“纯正的欧式古典风格”,可以看得出他很中意这翻新的老房子,也暗自的为自己的天使血脉感到自豪。当然,除了这栋小别墅,还依稀能从伊斯特一家的样貌中窥得天使风貌,马克尔叔叔先不谈,他要是没些资本,又怎么会娶到作为村花的路易斯阿姨呢?伊莲从小美到现在,精致得就和瓷娃娃一样,而法尔科也是枚唇红齿白的小绅士。
感慨着这些会让老伊斯特唏嘘不已的事儿,布莱恩回到了二楼的卧室,整理起了思绪,至于为什么现在才打算整理思绪,是因为他觉得砍完柴回家比这些还要重要,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算是务实派的。
“嗯,按照目前可以回想起的记忆来说,我推测自己前世为修真世界——『神华』的仙帝,真名为东雨竹,也是那个叫神华的世界的主宰,现在因为不知情的理由转生到了这个世界,大概率是从婴儿时期就穿越过来的,只不过是今天才会想起前世的些许记忆。”
想到这里,他从书桌上取来自己捡来的,已经有许多裂痕的破旧镜子,检查起了自身的样貌。
嗯,自己是个相当漂亮的美男子,可以说是男生女相,瞳色暗红多柔情,黑色的头发也不短,鬓角的刘海刚好和脸差不多长,稍稍垂下几缕发丝在耳边,风情万种,面色温润若玉脂,身高也有一米八向上,稍稍有些瘦弱,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当做是女孩子。
不过这都不是他最为别致的特点,他最为奇特的是自己竟然是个神华面孔,和伊斯特一家站在一起完全格格不入,不像是一家人。原先在神华,金发碧眼的才是少数,没想到在这个世界,自己反倒成特例了……
“看了自己样貌,没什么特殊的感觉,要么是和前世长得很像,所以不以为然,要么是真的想不起这方面的记忆了……不过如果这样貌若是天生的话,那就说明这个世界也有和我一样黑发黑瞳的纯正神华人。”
“为什么会导致记忆残破不堪呢,那些被尘封的记忆又是什么,记忆碎片之上仿佛有层薄纱,但又重如山岳,无法撼动……”刚想到这里,他就撼动了其中一块记忆碎片上的“幕布”,随之而来的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样,触及了警戒,巨大且有压迫感的“力量”贯入他的脑海之中,虽不及之前梦中的痛苦,但却有种被人肆意侵犯且被按住手脚的无助感。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发现自己正处于自己的行宫之中,手中翻阅着的是……
是他亲手编撰修正无数遍的,给与天下人共修的《道经》,这本化繁为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修真体系,注定会使得神华人才辈出,也是他现在唯一记起来的,身前的详细记忆,当然,只是详细在了创造这部体系的理念与修炼的方法上了,其余与此典相关的具体人和物还是想不起来。
回过神来,他又回到了自己卧室之中,软瘫在床铺上,浑身乏累。
“虽说灵魂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但也不算白白受苦了,起码回想起了这部由我所创的《道经》,这可是任何人都能修的万道至道,就连凡人都能习得护身的,由我亲自钻研千载才得来的,真正的天道,就连『▆▇█』都赞不绝口,说这是最能贴合她『原初』本质的修真方法……”
“唉?我怎么会忍不住想要哭呢……”东雨竹本就柔美的眼睛,此刻被眼泪晕染开来,止不住的往下落泪,默无声息。
“呵呵,真是的,多大个人了,算起来都得有一万多岁了吧,怎么还哭哭啼啼的……”东雨竹掩着面,沮丧道。
“看来我丢失的记忆对前世的我而言是十分珍贵的事物呢,既然如此……”
东雨竹依靠在床上,眼神复杂地盯着煤油灯一言不发,沉思了片刻。
教会的管控光是从马奇里神父在这小村落里的地位就可以看出来,近几年也经常传出异教徒被屠杀,且连累家人的实例,教会对此美其名曰——『肃正』,生在这片土地上的百姓可能不会察觉到教会这种统治的扭曲,只会本能的厌恶异教徒,并暗自后怕,可身为半个外来者的他又怎么看不出教会的蛮横与高压统治呢。布莱恩一旦踏上了修真的道路,就代表他选择了异端,成为了异端,成为了这个世界所不容的存在,到时候就连家人还会不会站在自己这边都不一定了。
“我或许根本没有资格平凡下去,曾经是,现在也是,我……”
他起身走向窗边,望着水流缓和的妥芬河,月色皎洁,渔火悠悠摇曳,而脑海里映出的却是可爱的弟弟妹妹,也是对他恩重如山的伊斯特夫妇,他低吟道:“我要修真,恢复至仙帝位格,前世身为仙帝的我都会莫名其妙的流落至此,现在身为凡人的我又如何能有能力呵护这个家呢……”
“况且,这份记忆……不到仙帝位格,估计都难以触及最深处的那份隐晦吧……”他非常清楚的知道,下一次再以凡人之躯触及记忆碎片,他的灵魂就会消磨殆尽,一定是会死的,但那深处的隐晦对他实在是太重要了,重要到好似他就是为了揭露这些隐晦才活在这世上的一样,那或许能揭露这世界的真相。
“放手去做吧,哪儿有这么多禁忌,前世的我也是这样的嘛?平日里没心没肺,实际上却畏首畏尾的仙尊算什么啊……哈哈!”东雨竹消沉的意志一下就恢复了,除了灵魂创伤带来的憔悴,就仅剩嘴角的一抹苦笑了。
他所制定下的修真体系分为淬体期→练气期→筑基期→结丹期→金丹期→盘灵期→元婴期→化神期→悟道期→羽化期与最后的登仙期,这套修炼方法虽极为化简,但却最为契合大道,也是入门最简单功法,是神华所有修真者无法绕开的基石。
“淬体的药材在斯德城里就有卖,且在这个世界上,貌似并不值钱,顶多只是药材的价钱,由此可以推断出这个世界并无修真的人……不,太武断了,可能是大众并不会了解到这方面的知识吧,不过便宜了我倒是真的。”
斯德城,是欧罗巴帝国的首都,也是欧罗巴帝国的圣城,是神所在的城市,他从教会课本上了解到,这个帝国是世上仅存的人类国家,是受到主庇护之人才能降生于此的光明大地,外面的世界几乎都是废土与怪物,人类难以生存。每年甚至还会有怪物来犯,所以每年都需要征召大量的百姓去成为圣骑士,驻守边关,有时甚至还会需要到关外围剿调查,圣骑士的数量只嫌少不会嫌多,就是这样一个时刻对抗着危险的职业,也依然有着大量的人削尖脑袋的想进,单单是为主献身就足以打动普通的信众了,要知道全国上下几乎没有人不是主的信徒,就连贵族老爷们也都以此为荣,更别提思想容易操控的普通人了,再者,福利好到夸张,只要成为了圣骑士团的初阶侍从,就能拿到10银的周薪,成为一名真正的圣骑士更是会达到恐怖的1金,牺牲也都会得到大笔的补偿金,所以圣骑士怎么看都是份体面且高回报的工作。
一想到这里布莱恩就莫名有些头疼,因为他实在是不太想入圣骑士团,首先他不是主的信徒,其次这种高压的环境只会让本来就对生活充满苦恼的布莱恩陷入疯狂,果然还是摸鱼最适合他了……
“啊啊,自己答应下来的承诺就得自己履行啊。”
“几种药材印象中都不算贵,下次让莱纳大哥寄点回来吧,那么现在就先通过引气入体来入门淬体期吧,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能不能行得通……”
布莱恩蹑手蹑脚地下了楼,见叔叔阿姨都已憨憨入睡,便放下了心,不枉他熬到凌晨都还没睡。
引气入体是淬体期就该准备的入门基石,经过他千年的钻研,《道经》中引气入体的方法连寻常百姓都能轻松做到,所以在神华,几乎是练气遍地跑,淬体多如毛,随随便便拉一个乡野村夫都有可能是练气期的修士,只不过大多数百姓是为了延年益寿才修习《道经》的,大多数也并没有资质筑基,顶多也到练气为止了。
他大半夜溜出去就是为了在妥芬河畔吸取灵韵,以便汲取大道之中的真气,引气入体,叩得长生门。
妥芬河畔,远处渔火将熄未熄,水波入怀盈盈缭绕着月光,映照着布莱恩秀气的脸庞,他正盘坐于河畔草茵之中,吐纳着灵韵之气,聚集于丹田之中,噼噼啪啪的细微声响从布莱恩的脉络中传出,逐渐变得就像落雨般窸窸窣窣,直至最后归于平静,而布莱恩周身不再只有波光嶙峋,他自己体内也有规律的缓缓荡涤出暗淡的白色真气,逐步劈开了脉络。
“呼~幸亏在这个世界我的《道经》还能奏效,运转了不下千次小周天,经络也全都变得舒缓开来了,我身体的适应性相当优异,很快就适应了真气所带来的冲击,姑且算是天资上佳吧。”布莱恩呼出一口白气,周身的真气也全都消散了,他相信凌晨是不会有人会闲来无事跑到村外的妥芬河畔闲逛,而这里也不是驻守的骑士会来巡逻的地方。
“让我来试试刚入淬体期所带来的的增益都有哪些吧。嗯,除了体能的提升,还拥有了对真气的一定掌控能力啊,可惜我生前貌似没什么专精的兵器呀,要不然就能将真气注入兵器中,逐步开始修习御器凝神了呢……”
布莱恩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尘灰,正当他转身打算回家时,他与一双碧蓝得与身后妥芬河别无二致的眼眸四目相对。
穿着白色连衣裙的伊莲和有些愣住的布莱恩一同沐浴在月光之下,两人默然无声。
(未完待续)
配图时间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阿拉德勇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DNF阿拉德游戏论坛 ( 渝ICP备13007431号1 )

GMT+8, 2022-12-1 03:36 , Processed in 0.195303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网站地图 Auther by 31& 地下城与勇士论坛 标签大全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